• 电话: 13851677888
  • 欢迎来到星辰化工

企业新闻

以大地胸襟,汇八面来风。

徐承恩:亲身参与我国炼油事业发展

2017-08-16 9:27 am

摘要:倾力投身我国炼油科技进步

■王桂根

“生产清洁汽油的烷基化工艺,我们还没有工业化,亟待创新开发。”日前,谈起我国炼油行业的技术创新,已耄耋之年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承恩,依然倾力关注。

作为我国著名石油炼制工艺专家,徐承恩从事炼厂工程设计和研究工作60余年,是我国炼油工程设计创新、炼厂设计模式改革、炼厂大型化的组织实施者,先后参加大庆原油加工会战和“五朵金花”的炼油技术攻关会战,为国家炼油技术国产化和石油石化战略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1961年3月,徐承恩被抽调到石油七厂参加大庆原油加工会战。“蒸馏是原油炼制的第一关,也是关键的一关。我们每天爬上30多米高的塔顶,北风吹得塔身直晃,棉衣扣子都被风扯开了”。为尽快摸索到合适的操作条件,徐承恩与蒸馏车间的工人同甘共苦跟班劳动。按照要求,每小时上一次蒸馏塔,记录数据,但他们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每半小时就记录一次。

尿素脱蜡是我国炼油技术“五朵金花”之一。因大庆原油为石蜡基,不能直接作为低寒区用油,加上当时中苏关系恶化,苏联不向我国提供低凝柴油,国家迫切需要凝点为零下50摄氏度的低寒区用柴油以巩固国防建设。

面对国外的技术封锁,徐承恩只能带领团队从实验室试验开始,采取边试验边设计的方式攻关尿素脱蜡工艺。“当时负责设计的同志只知道苏联尿素脱蜡装置用的是搅拌沉降式反应器,但对其结构参数一无所知”。为了设计最适用的反应器,徐承恩和他的团队在装置中同时建设3种型式的反应器进行试验,成功攻克这一难关。

1965年4月,尿素脱蜡装置建成投产,顺利产出合格的低寒区用柴油,产量还超过了设计指标。

同期,时任北京设计院副总工程师的徐承恩,还主持审定了燕化炼油厂和援外炼油厂的设计工作,并参与我国第一次设计的丙烷脱沥青装置、分子筛脱蜡装置等,为新中国炼油工业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1984年,徐承恩预见性地提出:“北京设计院要从国内设计向国际型转变,从单一的炼油设计向石油化工型转变,从单纯的设计向工程承包公司转变。”在他的指导下,福建炼油厂设计在中国首次实现全厂集中控制、装置密集布置,摒弃大管廊、大马路和大厂前区的设计旧模式,获得国家优秀工程设计奖特等奖。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1965年,徐承恩被石油部提拔为北京设计院副总工程师。但因政治运动和个人出身问题,不能直接参与设计审核,只能躲在谈判桌后,为一线设计人员出谋划策。

徐承恩女儿说:“小时候听说他要去友谊宾馆或者北京饭店谈判援外项目,像是很光荣的任务。直到多年后才知道,父亲那时还不是党员,不能上谈判桌,只能在幕后当参谋。父亲觉得只要能把工作做好,在台上台下都没关系。”

60多年来,徐承恩参与、指导过难以计数的炼油工程设计和科研攻关项目,很多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二等奖。但在报奖名单中,他从来不列自己的名字,总把荣誉让给别人。

如今,徐承恩院士担任中国石化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专家委员会主任,参与审查石油化工领域工程设计重大技术方案,积极为我国石油化工行业转方式调结构、提质增效升级建言献策,并会同其他11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和5名专家力推将我国炼化技术打造成第三张“国家名片”。